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尖锐的圆滑锤子T2的融合进化

2019-03-10 23:57:48

昨天晚上(12月29日),在发布T1的687天后,锤子科技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发布了T2新品,锤子科技CEO罗永浩分享了T2的产品和产品思考,无论从硬件配置、软件功能还是工业设计T2都有重大的升级。从硬件、软件、外观还是价格上看,SmartisanT2看起来似乎都是一款不错的新品。

T2是一款尖锐、圆滑的产品,融合了理想和现实

五千年的历史,千年的儒家让我们社会基础以“中庸”作为行为准则,讲究既明且哲,以保其身。在四书《中庸》句就是:不偏之谓中,不易之谓庸。所以大多数中国人都喜欢谦谦君子,而不是直来直去的狂傲之士,对于“出头鸟”的存在,社会会不停的磨平他的棱角,而若仍未被磨平就会面临被枪打得命运。所以越来越多的人被磨平了棱角,以中庸的心态面对社会,君子之交淡若水说的也是这样的状态。

一直以来,老罗都是一个愤青的形象,肆无忌惮的喷一些他认为不合理的事物,非常自我且骄傲,他一直都想要挑战权势集团,并为憎恨权势集团的人们找到发泄的接口。这就导致老罗一直是一个尖锐的不受大众待见的形象存在,无论是之前的牛博,老罗英语,还是做,都有浓浓的老罗愤青的风格。在T1时,他也傲娇的为了保证的设计效果而放弃利润导致白色T1卖一台亏一台,黑色T13000元的高价也不过100元的利润。社会这台机器是会改变一个人的,改变得让你自己都不认识,但放佛改变不了罗永浩,大象公会的黄章晋曾这样评价罗永浩:老罗的优点在于,通常一个人向上的状态是不可持续的,而老罗可以通过不断地自我建设,来保持向上的状态。

在T2产品上,老罗则做了比较多的圆滑处理,比如说价格下降到2599,比如可替换壁纸功能,为了维持九宫格的美观度狡黠的使用毛玻璃效果;比如坚果发布4个月即降价……有人可能会说,老罗,你变了,你妥协了。真实并不是这样,老罗不是妥协了,

尖锐的圆滑锤子T2的融合进化

而是达到了尖锐和圆滑的融合,尽管这个融合还没有达到平衡状态,但这隐藏了老罗的小心思,让大众通过这个媒介在潜移默化中接收锤子的尖锐和坚守,而不是老罗个人的尖锐,商业和企业价值观在这个产品上得到平衡的融合。

我想到一个发生在300年前英国的故事,克里斯长·莱伊恩在建立英国温泽市市政府大厅时尽管认为只需要一根柱子支撑起大厅天花板,但不得社会的认可并险些被送上法庭,为了坚持自己的科学主张,同时应对“社会权威人士”,他巧妙的在大厅内新增了四根柱子,但均未与天花板接触,这就是尖锐的圆滑的诠释,老罗就是这样的人,T2就是这样的产品。

T2之于锤子科技正如斯大林格勒之于盟军

斯大林格勒保卫战以伤亡200万人的代价成为二战的转折点,双方激烈的巷战肉搏也在残酷的战争史上留下了浓浓的一笔。对盟军而言,斯大林格勒意味石油、粮食和工业基础,同时也是战场持续溃败的盟军的一道心理防线,对德军而言不过是石油、粮食而已。此役奠定了盟军由守到攻的局面,使盟军和协约国的军事对比发生逆转,获得了战略的主动权。

对锤子科技和老罗而言,T2同样是锤子科技的斯大林格勒,此役是锤子的关键一役,胜则走上一望无边的康庄大道,败则跌落谷底难以救赎,行业再无锤子一席之地。老罗自己也清楚,T2的成败对锤子科技的重要性,在2014年12月6日的《一个理想主义者的创业故事》系列的第四场演讲老罗讲到:接下来面临下一代产品怎么避免重蹈覆辙,如果我发一个T2,又是四、五个月发不出货,那我们就完蛋了。资本市场不会给我们第三次机会,这个世界也不会给你第三次机会。为什么T2对锤子科技这么重要?

T2是考验锤子投资人耐心的一棋

我国的VC市场是一个激进的市场,平均VC的退出年限只有年,所以基金会有短期退出的需求,36氪众筹祭出“下一轮就退”的大招也就是为了迎合VC这种短期的退出需求。

对锤子而言,T2是影响未来投资者和现有投资者的重要一棋。对于现有投资者来说,比如紫辉创投,锤子的投资人郑刚除了在陌陌上获得了2年退出收益超百倍的超级收益外,其他的投资都暂时未获得瞩目的成绩,将其引荐给老罗的唐岩描述为郑刚希望通过投资锤子再度证明自己找到了又一个“陌陌”,借以证明自己的商业眼光,颠覆“时运不济”的命运。迄今为之,郑刚已在锤子科技投入了1亿元以上,如果T2发展不畅,郑刚将极有可能对不再跟投锤子,而苏宁的跟投同样也需要锤子交出一份不错的答卷才有可能。

对于未来投资者而言,T2若销量不畅很难有新的“接盘侠”进入,毕竟是一个烧钱剧烈的行业,无论软件,硬件都需要巨大的投入。小米已经融资了15亿美元,魅族也融了近10亿美元,如果锤子T2无法带来良好的销量,锤子的未来发展将蒙上阴霾,影响新投资者的进入和估值的增长,对于还缺乏造血能力的锤子来说,没有新的资金注入就意味着等待死亡。

而2015年开始,行业就进入了从东汉到三国的演进。中国经济增速下滑,智能机换机潮的结束带来国内市场增长放缓,小米等纷纷调低年度销量目标。国外市场的开拓艰难让行业越来越难过,大可乐的倒闭,一加和OPPO的合并,代工厂中天信、兆信通讯、联建科技和闳晖科等纷纷倒闭,Mate 8遇到产能风险,小米国际市场深受专利之困......行业将迎来行业品牌的衰落和兼并潮,获得新的投资越来越困难,连智能发力的小米都面临估值下跌的困境,何况其他中小厂商呢?

T2是维持团队稳定的关键一棋

锤子科技现在已有700多位员工,在Smartisan OS发布前,锤子已经拥有了一支豪华的软硬件团队,而不是外界误认为的单打独斗。有摩托罗拉供职13年且被赞摩托罗拉出色的硬件开发主管的钱晨,其一度有机会加入小米;有曾就职于美国摩托罗拉、仁宝科技任设计经理的蔡辉耀;有曾是飞利浦香港年轻的中国籍产品设计顾问的工业设计副总裁的李剑叶;有曾服务于摩托罗拉供应链16年的的关健;有曾参与开发摩托罗拉A760,明等系列智能的曾令军;有中国早的Android开发人员的邹伟;有DRIBBBLE上人气的中国设计师肖鹏,有在台湾仁宝为欧美厂商代工平板负责软件工程的蔡辉耀。

这些人在行业内都是可以独当一面的人物,加入锤子科技除了认可老罗的理想主义本身,另外就是希望企业上市后可以获得回报。在创业公司难受的不是低薪高时的工作,而是企业发展处于低谷看不到未来,看不到方向,看不到希望,这就会有一部分核心员工丧失对企业的信心,进而选择离开企业,而人才的流失也被认为是企业发展是否良性的风向标之一。如果T2的销量仍然没有太大的上涨,那锤子科技极有可能迎来波员工离职的高潮,甚至核心员工也会有较大的变动,核心员工只要离职起来整个公司可能人心就散了。

锤子已经成立3年半时间,大部分员工已经坚守了3年多时间,若T2发展不顺利,锤子员工获得的收益不仅不会增长,还将变得遥遥无期,C轮融资时老罗稀释的用于员工激励的20%股份的大手笔也可能丧失激励能力。随着上市节奏的加快,很多创业员工3~4年已经可以套现实现财富增值。比如在唯品会、陌陌、虎嗅、完美世界、巨人络、盛大这样的成立3年即上市的公司,比如在聚美、乐逗、EvolentHealth这样的成立4年已经上市的公司。

T2是考验锤子供应商与媒体的关键一棋

锤子在T1遇到的产能,良品率低以及T2初期代工厂的倒闭,没有搞定供应商带来的原材料价格的居高不下......从本质上来说就是因为锤子销量不高带来的议价能力的缺失。没有销量代工厂不愿为品牌使用熟练工人自然导致良品率下降,代工厂为了保证大品牌大批量的产品下线必然要延迟小品牌的下线时间。对于原材料供应商来说也是一样,一个千万级的订单和一个十万级的订单的重视程度是不同的,价格的优惠更是不同。如果T2销量达到或超过平均水平,那将可以获得更多的上下游厂商的支持,将获得更大的盈利和品牌传播。

T2的发展对媒体来说也有举足轻重的作用,T1上市后媒体恶评如潮,三个月内的恶评让用户不敢再做购买尝试,坚果尽管媒体口碑还不错但主要立足于低端产品,T2是锤子科技的主品牌旗舰,也是Smartisan OS操作系统和老罗设计的承载。T1受诟病是良品率和品牌溢价,T2已取消了“情怀价”,若仍然销量上不去,锤子可能迎来更大范围的络媒体和自媒体的反弹,毕竟老罗这个尖锐的锤子不仅为锤子带来了曝光,也带来的巨大的口水战。老罗这个喷子终于再也无计可施了,我都帮媒体想好了T2若销量不佳时的标题。

T2是罗永浩心力的破釜沉舟

T1的不成功导致T2做了一些“妥协”,如果说T1是老罗个人尖锐的产品形态表达,那T2就是老罗在尖锐上增加了“圆滑”,针对商业做了一些“妥协”,不再是立足于的设计,转而在某些可灵活的方面实施圆滑,但这个圆滑仍然是尖锐的圆滑,处处体现一个有理想主义情怀的产品经理的底线。比如价格的圆滑,T2价格比T1低了500元,比如设计上T2比T1已经做了基于用户习惯的妥协,比如使用毛玻璃效果来平衡可替换壁纸带来的九宫格美观度下降的问题。

可以说,T2是锤子科技兼顾市场和产品的一步妥协,如果T2没有得到市场认可,那锤子还能再退吗?设计再退就完全成为小米之流,锤子的产品设计观将泯灭,所以罗永浩是不可能再退的。价格再退就步入2000元以下市场,这是红海的市场,对锤子的利润率将造成巨大打击,同时若跌入1000元左右市场,锤子想再回2000、3000元的中高端市场就那么容易了。小米和华为就是的一个样本,从1000元机到3000元机,小米玩了两年仍然是失败的,出货量的华为同样不好过。

T2成功的可能性和机遇

老罗对品牌的减分项减少

近一年可能是老罗从商以来为克制的一年,无论是将微博交由PR管理,坚果及T2发布会上不再对友商呲之以鼻,发布会弱化“抖机灵”的段子,还是对小米和红点奖等的道歉,对商业和产品的融合......罗永浩已经逐渐成为一个合格的企业掌舵人。这带来的好处是一方面因为老罗本人的原因而对锤子带有偏见媒体和锤黑减少,或者不再激发二者关系,另一方面老罗和内部员工的磨合也渐渐顺利,倾听内部声音,即使在自己擅长的设计方面也不再独断专行。比如邀请用户体验总监的朱萧木讲解Smartisan操作系统的新功能,这在以前是不可想象的,毕竟老罗对自己的用户体验有着深深的自负,而且其演讲技巧也远高于朱萧木,侧面也反映出罗永浩已经“学会”团队的协同,而不是自己一个人向前,从公司内到公司外老罗对T2都是一次加分。

我们可以再回过头来思考为什么老罗要在T1和ROM发布前后如此高频度的发布自己对行业的理解?一方面老罗积累了对行业太多的看法,行业的陋习和低劣的设计让老罗的确忍不了,当然老罗终发现某些问题的确是在不太好解决,比如小米的饥饿营销出于产能限制的可能性很大,这也成为锤黑抨击老罗的又一“罪证”,另一方面作为新兴品牌的锤子来说,除了老罗本人没有任何可识别的资产,老罗需要担任锤子发言人的角色来让用户和媒体了解锤子。

锤子的营销能力,对品牌价值的超预期引导

品牌已经是一个高度红海的市场,大多数厂商的产品都有极大的相似性,或者说缺乏特色只是堆砌参数,如果真正的堆砌参数的话,那iPhone永远就不会流行,的应该就是深圳的山寨机,然而事实我们都知道并不是这样。用户对产品的选择是因为这个产品在他脑海里的消费预期,这是一个感性的认知,正如《寻龙诀》胡八一对shirely说的:看到的东西不是眼睛决定的,是脑袋决定的。我觉得你漂亮不是客观上你漂亮而是我心里认定你漂亮。所以用户的消费冲动是可以被引导的,这种引导要么来自于品牌自身的定位,要么来自于品牌的传播,要么来自于媒体的报道。

老罗强的是将锤子本身打造为用户超预期的产品,并且将这个超预期的期望扩散到用户心理。小米将超预期的定位设置为饥饿营销,roseonly将超预期的定位设置为一身只送一个人,iPhone将超预期设置为的科技功能的畅快操控感,Airbnb将超预期设置为特别新奇的入住体验....从某种意义上说,所有成功的公司一定都是营销公司,而且都是立足于优质产品之上的优质营销。

坚果阶段性成功带来的品牌和操作系统富集效应

坚果从8月25日发布到现在短短4个月时间口碑还不错,销量也有了突破性的增长,这是锤子科技的一个阶段性胜利。通过坚果的高出货不仅为锤子积累了供应链和代工厂管理的经验,同时还为锤子T1积累了成本,更重要的是让更多的用户体验了Smartisan OS操作系统。

笔者身边一部分为爸妈买坚果的朋友,在感受了操作系统后又为自己备了坚果作为第二,而T2无疑会转化这样的用户,让他们将转化为使用锤子。坚果带来的好口碑也让媒体多了更多的正面报道,这对T2的上市无疑带来了一波新的正面报道的可能性,何况还有针对父母的远程协助功能,笔者深深被这个功能所打动。

T2产品比T1更具优势和吸引力

T2是T1的升级版,从设计,美学设计上比T1升级了不少,但价格却更低,产品比T1更具有优势,这样的价格和产品在今年的新品上本身也是具有性价比的,对比华为Mate系列、小米Note系列都是毫不逊色。用户买的终还是产品,本身的价值才是一个品牌得以流行的基础。

锤子的未来及新产品

锤子究竟是一家什么公司?我们就不再赘言,老罗在多个场合已经表达的非常清晰,那就是一家披着硬件外衣的软件公司,所以在T2的发布会上朱萧木才讲了整整半个小时软件产品体验。锤子总监罗子雄也曾在知乎上回应道:我们(锤子)的未来不再上。

锤子未来可能的计划:

VR

老罗在虎嗅的FM创新节接受康宁采访时,已经提到想做的VR是眼镜,锤子科技也招聘了VR的研发人员,罗永浩在近期的一次采访中这样回应“你心中满意的“锤子”能达到什么程度?”能做出埋葬的下一代智能设备,能在赚钱的同时输出价值观,能改变世界。看起来老罗已经决定要在智能设备领域继续深挖了。

游戏

今年7月锤子科技的总监罗子雄发布的一条招聘微博介绍,锤子科技正在筹备新项目,需要游戏方面的人才,包括设计师、程序开发、电影制作设计师等职位。加之T2发布会上还宣布锤子游戏中心将开始看重独立游戏,并与COCOS、友盟、乐逗游戏合作。行为背后的动机已经明了,况且VR与游戏的结合更是颠覆未来的想象,沉浸式的游戏操控远远比现有的2.5D和体感更加具有可玩性,想象空间和盈利空间更大。

商业软件

锤子是一个披着硬件的软件公司,一直做着SmartFinder、锤子便签、锤子桌面等工具,但一个个小的工具只能算小小的狡黠,并不能带来任何商业上的价值,而只要有商业的介入势必会带来用户体验的损耗,当然也带不来罗永浩妄图改变世界的目的。罗永浩朋友唐岩做的陌陌是解决陌生人的交流问题,黄章晋的大象公会做的是原创新媒体,加之罗永浩之前做过牛博,所以笔者大胆预测老罗未来仍会回归到以针对文青和愤青使用的商业软件,可能主要是社交,知识社区的类型。

小结:

锤子作为一家以“在一个相对恶劣的环境中,坚持正直和诚实”价值观驱动的公司,T2作为一款结合商业需求和产品功能的尖锐的圆滑的产品,无疑是具有产品灵魂的,这样的一款有棱角但不圆滑,有个性但不伤人的产品,的产品+的营销+尖锐的圆滑+克制的企业家,这样一款有特色的产品一定会得到应有的价值体现。

期待当锤子科技取得成功、理想主义获得胜利的那一天,当然,这一切已经从T2开始。

笔者微博@毛琳Michael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