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教育

唐山削产能样本钢铁巨人的艰难转身

2018-02-08 17:30:39

主道上,红、蓝色的重卡“隆隆”驶过,扬起厚厚尘土。中午时分,工友们成群结队走出工厂,叫上一碗铺着辣子的牛肉板面,一阵大风扬尘袭来,买“酱香饼”的人背过身,卖饼人停了停,继续切饼。“早就习惯了。”一旁,生意正好的“板面”老板咧嘴一笑,对《财经》说。

这一排卖各种吃食活动板房的对面和两侧,数十家中等规模的钢铁企业比邻而居,高炉吐着白烟,货运卡车进进出出,不时有巨大撞击声从厂区传出。

这里是河北省唐山市丰润区东马工业区。几百米开外,是一个有7000人的村子——东马庄。被誉为“丰润母亲河”的还乡河在村东头流过,眼下这条河因污染严重,很难与母亲河的形象联系起来。

东马工业区只是河北唐山的一个缩影。唐山因铁而生,因钢而兴。当地流传着一句话:全国钢铁一半看河北,河北钢铁一半看唐山。

今年9月,《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下称《防治计划》)等一系列大气污染防治方案发布后,“钢铁之城”被要求承担河北省近一半的钢铁产能削减任务:到2017年,唐山要削减4000万吨粗钢产能、2800万吨炼铁产能。这一新政所带来的直接冲击是对唐山现有的重工业结构与钢铁产业的“伤筋动骨”。

目前削减4000万吨钢铁产能的任务已经分配到唐山市各区县。对唐山而言,这一“治霾”目标的具体任务分配与终考核,既要考虑到政府与企业能够承受的代价,亦要考虑到社会与经济的平稳,终还要实现与唐山市钢铁产业升级目标的同构,无疑正在开启一条艰难的“转身”之路。

“不管GDP,这是政治任务”

国务院发布的《防治计划》被称为“史上严厉的治霾新政”,配合这一新政,9月17日,环保部、发改委等六部委联合下发《京津冀及周边地区落实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实施细则》,明确了河北省和唐山市的产能削减任务。

治霾新政出台后,唐山市政府提出更高要求的“65条”——《唐山市2013~2017年大气污染防治攻坚行动实施方案》。为落实“65条”,唐山市计划提高钢企的适用环保标准和准入门槛。唐山钢铁企业对生产成本和利润已经非常敏感,提高环保成本,于他们来说可谓“雪上加霜”,或可“逼退”部分企业,从而压缩钢铁产能。

“从眼前看,按照国家标准强制关停一批。当然,这一批关闭后仍无法完成要求压缩的产能数量,第二步就提高标准,唐山标准高于国家标准,也高于河北省,不符合这一‘红线’的,拆除没有二话。其次,实行差别水价、电价,严格土地、环保执法,提高落后钢铁产能的运行成本,发挥市场的倒逼机制,成本对于现在的钢铁企业来讲非常敏感,通过经济手段‘挤掉’一批。从长远看,政府鼓励钢铁企业兼并重组,走集团化道路,整合优势资源。这是下一步唐山压缩钢铁产能的几个方向。”唐山市发改委产业规划处处长卞明江接受本报采访时说。

唐山市委宣传部向提供的材料称,2012年唐山全年的钢铁产量为8107万吨。目前,唐山市钢铁产能尚未有官方权威数据公布。在钢铁市场普遍低迷的情况下,钢铁产量通常低于钢铁产能。业内人士保守估计在1亿吨以上,如果按照1.6亿吨计算,此番缩减钢铁产能占到唐山总量的四分之一。

“缩减4000万吨,据测算将直接影响从业人员6万,按照钢铁行业1∶5 的间接就业人员计算,压缩4000万吨钢铁产能将影响唐山30万人。” 一名唐山市环保系统人士说。

“压力不是蛮大,而是太大了,过去也在谈缩减产能、产业升级,但这次是动真格

唐山削产能样本钢铁巨人的艰难转身

。真不管GDP了,这是当成政治任务来做。”一名唐山当地官员如此说,“要完成目标,要把市场力量与行政干预结合起来,光靠一方是不行的。先靠市场挤掉一批,然后政府提高门槛,不符合标准的采用惩罚电价水价。”

市场先“挤掉”部分企业

钢铁市场低迷,唐山钢铁产量的缩减,影响的不仅仅是钢铁冶炼企业。上游唐山港口,下游物流企业、轧钢企业等行业均受重创。

小屯村坐落在唐山市丰润区东北边,曾被誉为唐山钢铁的“游击队”,密集分布着几十家小微轧钢厂,几乎一个院子就是一家。鼎盛时期,四十多家小厂每天24小时不间断生产。当地人介绍,这些小厂大多建于2008年前后,规模不大,生产灵活。

上述唐山政府官员称,小屯村大多是轧钢厂,以冶炼钢铁企业生产出的钢坯为原料进行粗加工、销售的工厂。由于产品附加值并不高,这类钢厂抵抗市场风险的能力弱,更容易受到低迷钢市的影响,因此很多早就已经停产或者关闭了。这一说法得到了多位受访者的证实。

“我经营钢厂十余年,经历了国内钢铁市场的时代,也正在经历冷的寒冬。”一家仍在生产的民营钢铁厂负责人对本报说,“今年以来关闭的小钢厂不在少数,小屯村已经停了80%。仍在生产的工厂也是勉强维持,等待刺激政策,或者市场好转使钢价翻身的时刻。”

这位负责人称,不是政府要求减产关门,而是市场的要求。很多小钢厂主要是利润太低,无法维持正常生产,才关门歇业,其次才是环保压力。

本报在小屯村看到,眼下这些小微钢厂基本关门歇业。有的厂区门口还写着“出租、出售”的字样。透过紧闭的大门,有的厂区内枯草丛生,一些钢材堆在院子一角。

“我的工厂已经减产了60%,解散了近一半的员工,现在还剩下百八十人。”在问及现在的盈利时,上述民营钢厂负责人苦笑,“现在不应该问我能赚多少钱,而应该问现在还能赚钱吗。”

“厂子一旦减产,就意味着用工减少,先是临时工,然后是技术工。我心里对工人也很有愧疚。”上述民营钢厂负责人对坦言。

这家钢厂解散了近一半的员工,其中不仅包括临时工,还包括部分技术人员。销售也用新人代替旧人,想一切办法降低生产成本。至于为何不暂停生产,这位负责人苦笑道:“主要是考虑到客户资源与市场份额,其次,经营企业就像养自己的孩子,不到万不得已,还是想支撑下去。不过,现在已经有转行的打算了。”

另一家仍在生产的民营带钢厂副总经理告诉:“公司目前产量的下降主要是市场原因,还未听说削减4000万吨的具体任务。”

钢铁企业下游粗加工产业,不堪市场压力而关闭已成为唐山的普遍现象,2008年钢铁之兴所带来的粗放式增长与非理性投资的恶果,在热潮逐渐冷却后将被艰难咽下。

转身之困

11月24日,为化解产能过剩,河北省在唐山、邯郸、承德等3市同时行动,集中拆除了8家钢铁企业高炉10座、转炉16座。这一天,唐山市共拆除五家钢铁公司。这是唐山市打响“大气污染防治攻坚战”后拆除的首批钢厂。

这五家钢铁生产企业的拆除方式并非“整体拆除”,而是拆除生产设备的连结系统,保留了厂房与主体设备。

“钢铁企业是资金密集型企业,保留主体设备的目的在于一是保证其不能再生产,同时以备其后续处理债务问题。”卞明江说,已经拆除的五家企业,目前还没有进入破产程序,但接下来该破产或拍卖,金融系统会介入。但是具体操作或补偿方式等没有成形模式,也在摸索之中。

正基于此,卞明江称,今后拆除和削减方式可能倾向于拆除企业装备中相对标准较低的部分,而非企业整体拆除。这相对于彻底拆除或转型的企业来讲,金融风险和债务问题相对较小,也减少了人员安置的压力,从而减小阻力。

对于钢铁企业而言,转型并非一朝一夕之事。“政府鼓励企业转型,可以提供包括土地等政策上的扶持,比如将工业用地转为商业用地,但转型只能靠企业自己。”卞明江说。

而政府要削减钢铁产能,推动产业升级,问题在于,这一切由谁埋单。

产能的削减一方面减去了政府财政收入,另一方面增加了在人员安置、鼓励企业转型方面的财政支出。

根据唐山市发改委11月25日公布的数据,今年1~10月,唐山市全部财政收入完成507.7亿元,同比下降8.1%。

不止一位受访官员向表示:“10月份中央财政拨付50亿用于六省大气污染防治,其中拨付给唐山的只有4.07亿元,这一数字不仅覆盖钢铁行业,还包括焦化、水泥等行业,无疑是杯水车薪。”

更为详尽的扶持政策落地还需等待《河北省钢铁产业结构调整方案》的出台,河北省制定具体实施办法。目前,河北省已经将该方案提交至国家发改委,由国家发改委提交到国务院,正在等待批复。

军海医院专家
外伤癫痫会不会遗传
邢台癫痫咨询
黄石医治白癜风3甲医院
吃抗癫痫药是否会健忘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