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科技

社论收费公路政策应作重大调整

2019-01-03 01:47:25

【社论】收费公路政策应作重大调整

新华社“一年逾4000亿元高速收费去那儿了?真的仅为‘还贷’吗?”的追问,再次引爆舆论。 高速公路当局未必能圆满回答这两个问题。公众没有见到过4000亿元的收支明细;说是“贷款修路,收费还贷”,但根据测算,有的高速公路贷款已经还清,还在收费;有的高福利养人,收取的通行费被用于修建楼堂馆所,投资股票。 两个问题回答不了,舆论很可能再次祭出公益性和“应该免费”大旗,在节假日免费通行基础上,再次要求更多权益。回答不了这两个问题,反映出收费公路从提出到现在,政策的严重滞后。 在1984年提出实行“贷款修路,收费还贷”政策当口,全国每年的公路资金投入仅有几亿元,仅相当于当时国内生产总值的0.3%。资金投人的严重不足,造成了公路数量少、标准低以及路连通度差、通行能力弱,交通拥堵问题在许多干线公路上经常出现,严重制约了经济社会的发展。 但这个政策仅仅适用于收费公路在路中比例很低的情况。而这一政策却很快激发全社会修路,尤其是修高速公路的热情。与日本相对比,1985年,也就是日本经济高速发展的阶段,日本高速公路里程占所有公路的比例仅为0.54%,即使到了2008年,这一比例不过才上升到2.37%。而中国2008年这一比例就高达4.12%,2009年稍有下降,仍有3.78%。30年之内,中国高速公路里程从无到有,跃居世界。 急速前进的高速公路建设吸引了高比例的社会资本和银行贷款,必须按市场原则,给予资本回报,这又导致目前中国社会物流总成本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8%左右,比发达国家高1倍多,其中各种过路过桥费已占运输企业成本的1/3。成为引发公众严重不满的重要原因。 但高速公路当局似乎也很委屈。根据2011年的调查摸底结果,除西藏无收费公路外,同期其他30个省份收费公路累计债务余额近2.3万亿元。2010年全国30个省区市收费公路收费额达到2859.46亿元,但通行费收入在扣除还贷额、养护支出、运营管理支出、税费支出、折旧或摊销及其他支出后仍然存在较大缺口,22个省为负,收不抵支。高速公路当局有理由问:不收费行吗? 问题的关键,还在于落后的“贷款修路,收费还贷”政策只适用于单条公路项目,而应付不了高速公路格局。 在公众已经接受“贷款修路,收费还贷”并已经形成法规情况下,公众显然有理由反对某条高速公路贷款完结还在收费。而乱用、挪用过路费所激起的义愤,更是可以想见。至于过路费收入从2010年的2859.46亿元增长到目前预估的年均4000亿元,则与汽车社会来临,汽车拥有量从2010年的9086万辆增长到2013年的1.37亿辆密切相关。汽车社会的到来,对收费公路当局来说是个利好,但显然要承受更大的舆论压力并做出某些让步。 今天中国仍然没有契合高速公路已呈状、并能让公众所接受的收费政策。新的政策应该有新的收费理论,而不再是简陋的“贷款修路,收费还贷”;如何合理安置投资方的正当利益,而不是予取予夺;那些收益好的公路如何通过转移支付方式,支持不发达地区的交通建设,以平复民意;公众的出行权益如何得到保护。而其中的关键环节是公众知情权,不能再是收多少、用在那里都是一笔糊涂账。

澎湃报料:

综合,

反倾销失败的原因
改性环氧树脂胶
施工电梯防护门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